• 在古墓里埋藏了两千多年的越王勾践剑,与越王有着怎样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6-02 02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宝剑现世,身世成谜

我是一把宝剑,埋在古墓中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。就在我以为要烂在这里的时候,1965年的冬天,随着古墓的挖掘,我被他们惊讶地发现了。

当一位年轻的考古学家小心翼翼地把我拔出时,我的剑身反射出一道逼人的寒光,还不小心割开了一个工作人员的手。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发出了惊叹:“这是一把世所罕见的宝剑,两千四百多年了,还如此有光泽,如此锋利!”

天下第一剑 ??越王勾践剑

然而,时间太久了,我是谁,我为何出现在这里,这里又是哪里,我一无所知。而比我更好奇的,是那些考古学家。于是,我默默地听着他们对我的探究,希望一些线索,能勾起我的回忆,揭开这些问题的答案

他们很快惊讶地发现,我身上有一句鸟虫书铭文,上面写着:“越王鸠浅自乍(自作)用剑”。他们说我是越王用过的剑,然而“鸠浅”代表哪位越王,却没有人清楚。看着这些人越来越兴奋的表情,我内心陷入了无比的伤感中,因为越王两个字,勾起了我心中剧烈的怀念。我很快想起了我的主人??越王勾践,我是为他打造的宝剑。

他们说越王太多,无法弄清是哪一位越王,于是拍了我的照片还有那段铭文,寄给了很多厉害的专家。看着他们急迫而迷茫的样子,我憋坏了,如果我能说话,我很想激动地告诉他们:“鸠浅”就是勾践,他是我永远怀念的主人,一辈子的骄傲。

唐兰,著名青铜器专家,最早判定“鸠浅”就是勾践的学者

没过几天,就有很多专家回信,说“鸠浅”就是那位史书上记载”卧薪尝胆,三千越甲可吞吴“的越王勾践。得到这个消息,当时所有的人都沸腾了起来,而我的内心,也同样沸腾了:我的主人,过了这么久,还有那么多人记得您,崇拜您。往事一幕幕,依稀浮现在我的眼前。

在两千四百多年前,并不像现在这样太平,那时几乎天天打仗。所以,很多有钱有身份的人,出门都会带一把剑,越精美的宝剑,越能提升主人的身份,就像今天人们喜欢开豪车带着粗大的金项链一样。

在列国中,最擅于造剑的就是我们越国和死对头吴国。勾践是何时拥有我的,已经想不起来了。但我依稀记得他对造剑的大师说的话。

古人潜心研究铸剑